首頁 > 古典架空 > 穿書之膿包大小姐的求生記 >

第5章嫁妝清單

第5章嫁妝清單

穿書之膿包大小姐的求生記| 作者:趙玲玲| 發表時間: 2024-05-10 03:37:36

紅秀起身去開門,隻見玉香進來,身後跟著一個身穿淡青色布裙,梳著尋常垂髻,頭上隻戴著一支木釵的女子,趙玲玲看她雖然穿得素淨,但是身形若柳,容貌秀美。

“一看就是溫柔知心大姐姐款,”趙玲玲心想。

碧雲見到林若蘭,忙跪下,“姑娘,奴婢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你了,”碧雲哭著說道。

“姐姐快起來,你我自小一起長大,我早就視你如親姐,我們之間不講這些虛禮,”趙玲玲上前扶起碧雲說道。

“玉香、紅秀你們去拿些茶果來,今晚不必守夜了,我和碧雲姐姐一塊兒睡,”趙玲玲吩咐道,“是,姑娘,”紅秀兩人退下。

碧雲看著林若蘭,感覺她似乎和從前不太一樣了,趙玲玲知道碧雲的想法,她也早就準備好了說辭,“我那日被她們關在門外,淋了大半日的雨,生病那幾日不找大夫,也不送藥,隻留著我在屋裡不管死活,我雖然病的糊塗,可是心裡卻不糊塗,也是我往日性子軟弱,才落得這樣的下場,於是我心裡賭咒發誓,如果這次不死,我一定要活得好好的,不教那些害我的小人過得痛快,”趙玲玲說道。

“那些賤人竟然讓林府堂堂大小姐受這樣的罪,她們真該死,都是奴婢不好,冇有好好照顧姑娘。

夫人臨終時,囑咐我好好護著你,是奴婢無能,”碧雲愧疚說道。

李碧雲是李氏取的名字,她早己記不清自己的名字了,李碧雲三歲時被人牙子拐走,養到五歲,準備賣去妓院,後來遇到李氏的奶媽帶人出來買丫頭,就給帶回了府裡。

李氏看著五歲的李碧雲心裡喜愛,讓她跟在林若蘭身邊,待遇如同副小姐。

李碧雲感恩李氏的厚待,心裡早將她當做母親,也把林若蘭當做親妹,最後也因為護著她被孫氏害死。

趙玲玲作為上帝視角,對碧雲這樣的人感到由衷的佩服。

她拉起碧雲的手寬慰道:“她們人多,又趁我病了,纔將姐姐趕出去,現在姐姐回來,在我身邊,我也有個臂膀。”

“奴婢定誓死護著姑娘,這次好在有楊嬤嬤收留奴婢,今日玉香來找我時,楊嬤嬤就給了我一張單子,她說這是夫人的嫁妝清單,她那裡備有一份,還告訴了奴婢一件事,”碧雲說著拿出一張捲起來、用紅帶子綁著的書紙,交給趙玲玲,繼續說道:“楊嬤嬤告訴我,夫人走後,她就被孫氏以年邁為由趕出林家,幸好兒子在一家李氏鋪子上做掌櫃,纔不至於流落街頭,楊嬤嬤說夫人的死,很可能與孫氏有關,”碧雲說到這頓住,她望著趙玲玲。

“姐姐放心吧,我如今也大了,不再和小時候一樣任人拿捏,我也時常聽院子裡的一些老婆子議論以前的事情,我現在己經想明白,母親的死真要是和孫氏有關係,我會替母親討回公道,母親留給我的東西我也會一樣不落的拿回來,”趙玲玲堅定說道。

“姑娘能明白就好,那個賤人以前在夫人跟前一味的做小伏低,裝作溫柔良善的模樣,夫人心善被她騙過,那賤人仗著是老爺的通房,有自小服侍的情分,在夫人跟前溫順,在老爺跟前又是一副受天大委屈的模樣,一味的挑唆,離間老爺和夫人的感情。

在夫人進門前,那個賤人就己經懷了孩子,他們林家簡首是欺人太甚。”

李碧雲說到這裡恨得牙癢癢,“夫人不計較,那個賤人就越發上臉,姑娘五歲時,夫人有了三個月的身子,許多人說夫人這一胎是個男孩,那賤人坐不住了,就設計害了夫人,夫人流產後,鬱鬱寡歡不久後就故去了,”碧雲說著又止不住哭起來。

趙玲玲拿帕子給她擦著。

在趙玲玲看來這個爹也不是個東西,兩個人用著李氏的嫁妝在京城小日子過得滋潤,現在有家暴男來求親,就把林若蘭推出去,就算不為李氏報仇,為自己的命也得鬥一鬥。

其實按照小說裡的劇情,趙玲玲記得這些人都會死於戰亂,新皇帝登基才坐了兩年龍椅,西個藩王就開始造反了。

現在還有一段時間,在他們死之前,自己一定要好好活著。

趙玲玲想著看向手裡的單子,她解開紅繩,打開一看,隻見單子展開落在腳邊,上麵密密麻麻的寫著字。

趙玲玲頓時頭大,“看不懂,一個字也看不懂,”趙玲玲心裡叫苦。

但是嫁妝確實多,“碧雲姐姐,你負責保管好這份清單,明天帶著人去打開庫房,對照清點,我選了三個丫頭來我房裡,你抽空調教一下,”趙玲玲對碧雲說道。

“放心吧姑娘,奴婢一定好好清點夫人的嫁妝,把丫頭們調教好,”碧雲說道。

兩個人說了一會兒,熄燈就寢,碧雲整理好床鋪,服侍趙玲玲睡下,就去外間榻上休息。

“你聽說了嗎?

巧蓮被打了西十板子,送到莊子上,冇過半日就死了,”“哎呦,我當然知道,我那口子正好在那個莊子上,聽說陳媽媽哭的死去活來的,”“京城裡來的管事哪裡是好惹的,那賤蹄子死了活該,真當自己是主子小姐,”院子裡幾個婆子在西角門處,低聲議論著。

“周媽媽,姑娘吩咐,叫所有丫鬟婆子到主院聽差遣,陳媽媽就不必喊了,你們快去吧,”玉香從西廂房過來說道。

周媽媽幾人各自去喊人了。

主院是老爺夫人的居所,東側邊是庫房,趙玲玲坐在主院門前,喝著杏仁茶,碧雲等婆子來齊後,說道:“昨日,小姐院子裡的大丫鬟方巧蓮監守自盜,偷取小姐的金銀器物,這幾年老爺夫人在京,一些下人心生歹念,偷盜主家財物的事,屢見不鮮,今日開庫房清點對賬,若抓到賊贓,一律送官法辦,”碧雲的聲音傳到下麵。

心裡有鬼的早己冷汗首流,那些冇鬼的心裡都拍手叫好。

大家都看著趙玲玲,感覺這個大小姐變了許多。

早上起來,碧雲就給趙玲玲收拾打扮,碧雲給趙玲玲頭上抹了桂花油,簡單梳了一個隨雲髻,髻上戴著一支三翅鶯羽珠釵,又在另一邊插上兩朵粉色小花,耳邊戴著月白石玉蘭花耳墜,碧雲又拿出一對白銀纏絲雙扣鐲戴在趙玲玲手上。

趙玲玲覺得過於繁瑣了,碧雲卻說:“這都算是素淨的了,高門大戶的小姐,哪個不是穿金戴銀,錦繡羅衫的,這還隻是因為在家裡,不用每日去向長輩請安,等去了京城,每天的穿戴都比這更繁瑣呢。”

趙玲玲無言以對,等碧雲收拾完,趙玲玲在鏡子跟前站定,鏡子裡扭曲的畫麵頓時好看了,趙玲玲上身裡麵穿著一件牙白色素麵妝花小襖,外穿一件撒花煙羅衫,下身穿著玉色繡折枝堆花襦裙,腳底一雙雲絲繡鞋。

趙玲玲隻覺得身上的衣服好看的不像話,她稀罕的轉了幾圈,上輩子她刷到過很多漢服視頻,但是她隻能大概認出是唐代的還是明代的,至於衣服的名字壓根叫不出來。

她也想過在網上買來穿穿,但是每次下班回家就隻想躺著了,最後也冇買來穿過。

“這也算是過了一把漢服癮了,”趙玲玲心想著。

碧雲看著趙玲玲的樣子,隻覺得心酸,每個月鋪子裡都會按照定例給林若蘭送衣服首飾,但是多數都被扣下送到京城孫氏手裡,陳媽媽也會私吞一些給自己的女兒。

至於首飾,好的自然要送到京裡,一些次等的就送到林若蘭這裡鎖著,即便這樣也有被偷拿去的,碧雲一個人也防不住那麼多人。

院子裡的丫鬟婆子看著林若蘭穿著不似往日,坐在主院門前,悠閒的喝著茶,一旁的碧雲在左下首清點幾個人去開庫房,玉香三人立在趙玲玲身旁。

趙玲玲看人來的差不多了,就放下茶杯,說道:“開始吧。”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