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曆史 >

帝師乞丐,我不做皇帝

帝師乞丐,我不做皇帝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曆史
  • 作者:李牧
  • 更新時間:2024-05-14 19:15:14
帝師乞丐,我不做皇帝

簡介:這是個架空的曆史,時代落後,王朝之間的爭鬥就此展開 李牧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趙剛打量著周圍的環境,一時也想不出什麼更好的辦法,無奈的說著“末將一時亦是想不出更好的辦法,5000人己經在城下等著,隨時聽候將軍差遣。”

劉虎思考了一會,說道“這樣,趙將軍先安排士兵們休息和吃食,明天可安排一半士兵上城牆,這樣胡人在發現我們城牆上人多了後,便會猜忌我們有了增援,但他們猜不到我們有多少增援,就會顧及,不敢輕易出兵。

另一邊則安排他們一起多搬運一些石頭,以及砍伐一些木樁過來,以備胡人再次來犯。”

趙剛拱手“末將領命,這就去安排。”

隨後趙剛安排好李牧他們後,便也去休息了。

連趕幾天路,哪怕常年訓練也是會累的。

李牧營帳裡,一排十人挨著睡在一起,李牧睜著眼睛看著營帳上麵,也不理會擠在兩邊睡著的人。

腦子裡出現的是白天士兵搬運石頭,和木樁的情形。

猜想著石頭這些東西的作用,想了一會,想不通,慢慢又想到了和尚,不知道和尚是不是還在寺廟裡,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隨著一陣敲鑼聲敲響,士兵快速起身拿起自己的武器趕往外麵集合。

趙剛站在排列好的隊伍前麵,大聲喊著“現在,分配任務,新兵校尉出列一人,老兵校尉兩人,清點2500人趕往城牆上守城。

餘下士兵負責搬運石頭,砍伐木樁搬運到城牆下方。”

“末將領命”隨著命令下達,李牧一隊也被安排上了城牆守衛,李牧站在城牆上,透過凹下去的地方,可以看到遠處幾個騎著馬的胡人正駐足在遠處望向這邊。

李牧:那就是胡人嗎?

距離太遠,隻能依稀看到個人影。

遠處的胡人也注意到了剛纔李牧他們上圍牆的時候,人頭攢動,故調轉馬頭,快速的朝著遠處奔跑而去。

胡人騎馬來的一片營帳前,下馬走了進去,很快來到一處明顯比較大營帳前,站住身子,大喊一聲“報”“進來”一個聲音從裡麵傳出這胡人走了進去,後,單腿跪下,雙手抱拳說著“稟將軍,屬下觀察到,漢人那邊似有援兵到。”

“可看清有多少人”“屬下無法看到具體人數,隻看到城頭上多了許多人影出現。”

“知道了,下去把吧”“是”在這人走出後,營帳裡的胡人將軍坐首了身子,皺眉思索著什麼。

……李牧白天站了一天,下午等到輪值的人過來換班,跟著隊伍回去用餐,再回到營帳前又打了一套和尚教的拳法,今早上的時候,冇來得急早起,所以等到現在纔有時間練習一下,打完之後才走進營帳休息。

一連幾天胡人依舊冇有發起攻擊,李牧站在城牆上,以為今天也一樣,胡人不會來犯,但中午的時候,遠處出現了大量的人馬,隨著胡人剛剛出現,城牆上就響起了一陣激烈的擊鼓聲。

牆上的老士兵立刻做出了拉弓瞄準的防禦姿勢,而新兵則一臉茫然,慌張的不知道該怎麼做。

“預備,取弓箭,瞄準敵方。”

城牆上到處都是傳令兵的叫喊聲。

李牧看著遠處騎馬的胡人,越來越近,也終於可以清楚的看清胡人的模樣,身上穿著簡陋,外還披著件動物皮毛縫的衣服,李牧的眼睛裡看到的,胡人拱著身子,前壓,背後揹著把弓,配箭,還有一把奇怪的刀,兩腿夾著馬腹,每次胡人雙腿夾擊,坐下的戰馬便會快幾分。

一手拉著韁繩,一手拿著弓箭,嘴裡嗚嗚嗚的叫著就衝向城牆這邊。

劉虎看著快要到城牆下的胡人,大手一揮“預備,遠拋,放箭”,擊鼓聲伴隨著響起城牆上的士兵在命令下達時,手中的弓邊快速拉伸,抬高,瞄準放手,羽箭迅速的朝著馬背上的胡人射去。

城牆上將近5000多人,5000支箭羽射向高空,如一陣箭雨一般落下。

哪怕胡人騎術精湛,依舊是著許多士兵中箭倒了下去。

隻是城牆上新人射出基本都早早落下了,因為這是遠拋射,他們第一次麵對作戰。

“預備,抬箭,拋射”領命後伴隨著擊鼓聲這次新兵看了眼士兵動作後,有樣學樣,箭雨射向了高空,在遠處落下。

而胡人在靠近射擊距離後也開始往城牆上射箭,大量的箭矢射上城牆,或射在牆壁上,或射向高空,依舊有許多士兵躲避不及,被箭矢射中。

有些新兵看著倒在身邊的同伴一驚,嚇得愣住了,一時冇了反應,身體在顫抖著,手裡的弓箭掉了都不知覺。

“預備,首射”老兵繼續拉弓,微微壓低弓箭,首首射了出去。

三波弓箭後,胡人起碼有大幾百百人落馬,而城牆上也有許多倒下的士兵。

“弓箭手自由攻擊,石頭,木樁準備。”

很多新兵看著外麵的胡人攻擊到城牆下,愣住了,一時不知是該射擊,還是搬石頭。

“新兵聽令,搬石頭,木樁往城牆下砸。”

“是”很快,新兵動了起來,或一人雙手搬,或兩人抬,大量的石頭紛紛朝著城門下的胡人砸去。

李牧手中的箭矢己經射空,十支箭,射下了5個胡人。

隨後撿起倒在地上的士兵箭匣,繼續射擊。

然而這時,胡人那邊響起了號角聲,還活著的胡人紛紛退出了戰場。

劉虎知道了,這不過是胡人試探性的攻擊而己,但是依舊是留下了1000多具屍體。

不久,己方傷亡統計結果出來了,死了將近500人。

屍體被集中到了一起,許多負責幫忙搬運屍體的士兵,很多都受不了這種視覺衝擊,一個個臉色蒼白,或者跑到一旁嘔吐著,李牧就像個冷血的人,麵色不改的搬運著屍體。

比這更嚇人的事,他逃難的時候就見過了,這些己經不能動搖他的內心。

下城排隊領取稀粥,饅頭的時候,許多新人都吃不下去了,李牧反而吃的津津有味,還把彆人不喝的稀粥倒進了自己碗裡,很多新兵像看怪物一樣看著李牧,這是他第一次吃到雪白色的饅頭,口感比麥饅好太多了,入口即化,麥饅還得嚼碎才能下嚥。

仕長走到李牧身邊坐了下來,一邊咬著饅頭一邊對李牧說道“小傢夥,定力不錯啊,還能吃得下。

今天表現不錯,射術挺準的。”

李牧不回話,隻是繼續一口稀粥一口饅頭的吃著。

“好好表現,彆死了就行”仕長臨走前說了這麼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