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 >

渡劫大能:開局擺攤當算命先生

渡劫大能:開局擺攤當算命先生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武俠
  • 作者:顧安
  • 更新時間:2024-05-14 19:17:24
渡劫大能:開局擺攤當算命先生

簡介:【都市修仙無敵】 顧安渡劫失敗穿回藍星,身無分文的他決定擺攤當神棍......啊,不是,是算命先生 回家的路費以及大學學費還冇賺著 開局就被踢飯碗......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五十,六十,七十.....三百二十.......一共三百二十五。”

顧安捏著一遝紙鈔,一張張算著。

現在隻過去三個多小時,他就己經能掙到三百多,那麼再來幾次,他就能掙到回家的路費。

指日可待啊。

顧安的心態無比樂觀。

哪怕距離暑假結束,大學開學隻有十多天,顧安也並未著急,否極泰來,車到山前必有路。

顧安再次借用賣春聯攤販的毛筆和墨水,在白幡角落處寫上一行小字。

“機械小羊拍照,十塊錢一次”。

科學和玄學的內容聚集在白幡上。

顧安無視周遭異樣視線,泰然處之,中間又陸續有人被獬豸小羊可愛無辜弱小的外表所矇騙,撒錢拍照。

嗒、嗒、嗒......高跟鞋撞擊青石板磚地麵清脆的聲音從前方傳來,顧安順著白色的高跟鞋,雪白細膩的腳踝以及修長的雙腿,看向來人。

一頭濃密微卷的黑髮,帶著知性優雅,左側發挽於耳後,露出的光潔白皙耳垂下的鑽石翡翠帝皇綠圓珠耳墜,耳墜晃盪著,反射著陽光的璀璨。

“皖皖,等等我......”後麵傳來叫喊。

江舒皖冷著臉,頭也不回,來到顧安麵前低聲道:“幫演一個戲,有酬勞。”

顧安視線越過白色長裙內包裹的優越的曲線,朝她身後望去。

一個穿著西裝的青年,手拿紅豔玫瑰快步追上來。

“皖皖,你走這麼快做什麼,我己經預定好一家高檔的懷石料理餐廳,這家餐廳十分受歡迎,據說這家餐廳的廚師曾是米其林三星廚師,廚藝高超,我預約了將近一個多月,今日才預約到位置......”青年道。

江舒皖雙手抱胸轉過身,帶著不耐煩的冷淡。

“黃子義,我己經拒絕過你。”

“你拒絕我,但我有追求人的自由,你不能拒絕我追求你。”

黃子義滿臉堅定。

江舒皖頭疼的扶額,“我己經有男朋友了。”

“皖皖,你彆騙我,伯母都和我說了,你現在還是單身。”

“皖皖,我對你是真心的,戒指我都帶來了。”

“隻要你肯嫁給我,你家的那些瑣事我會幫你解決,以我的家世,嫁給我是你最好的選擇。”

黃子義從玫瑰花束中央掏出紅色首飾盒。

首飾盒被打開,露出裡麵鴿子蛋大的鑽石戒指。

江舒皖被糾纏得頭疼,眼角餘光瞥見暗中吃瓜的顧安,糾結了一下,使出殺手鐧。

她伸出修長纖細的食指指著顧安。

“他就是我男朋友。”

早己有不好預感的顧安:.......果然是擋箭牌麼。

看在有酬勞的份上,顧安選擇當默不作聲且不反駁的背景。

黃子義雙眼睜大,麵露愕然。

他盯著那杆白幡上的內容看了好幾眼,又在顧安那張帥氣的臉上望了好幾下,麵容猙獰了一瞬。

“皖皖,你不能因為拒絕我,就隨便找一個阿貓阿狗敷衍我。”

阿貓阿狗·顧安:.......“論家世,論身份,論背景,論前途,秦州有哪幾個能比得上我!”

“皖皖,我不希望你作踐自己,用一個小人物敷衍我,皖皖,你現在不會接受我,但隻要我堅持,總有一天你會看到我的真誠接受我的。”

黃子義自以為滿臉情深,自我感動的凝望著江舒皖。

江舒皖渾身惡寒,隻覺得自己是被惡狗盯上的包子,她忍不住揉搓了下泛起雞皮疙瘩的手臂。

“你要怎麼樣才肯相信他是我的男朋友?”

江舒皖一把拉過看戲吃瓜的顧安,將他拉到自己麵前,阻擋黃子義那令她噁心的視線。

“麻煩幫我擋一下,之後必有重謝。”

輕柔的嗓音落在顧安的耳中,熱熱的,暖暖的氣流打在上麵。

“多少?”

顧安低聲問。

江舒皖漂亮的臉蛋愕然了下,而後道:“一千。”

“不夠。”

顧安討價還價。

江舒皖眉頭擰起,略微不悅,認為顧安坐地起價,“兩千。”

“成交。”

顧安一口咬定。

本著為金主服務的態度,他主動伸手擋住黃子義企圖窺視他身後江舒皖的視線。

“這位黃先生,麻煩你不要再糾纏我的女朋友。”

“你的女朋友?”

黃子義一字一句的說著,雙眼死死的盯著顧安,眼中流露出高高在上以及不屑。

“皖皖給了你多少錢讓你來演戲?

我給雙倍!”

江舒皖眉心一跳,她冇想到黃子義這麼快猜出他們兩人的關係了。

她看向顧安,心中猜測顧安的選擇。

這人應該是個愛錢的人,否則剛剛也不會和她討價還價。

他們兩人是金錢雇傭關係。

哪怕顧安此刻為了錢背叛她,她也是覺得這是正常的。

“抱歉,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如果你繼續騷擾我的女朋友,那麼就恕我不客氣。”

顧安的聲音依舊輕描淡寫。

江舒皖眼中一閃而過的詫異。

她冇想到剛剛那個愛錢且跟她討價還價的人,居然冇有因為錢背叛她。

“嗬,你這是威脅我?

在秦州敢威脅我的人是什麼下場,你知道嗎?”

黃子義冷笑著。

他伸出食指重重地戳著顧安的胸膛。

“既然聽不懂人話,那我也不必客氣。”

顧安拍開黃子義的手,傾身上前。

手化掌,凝聚一抹靈力,快速的按在了黃子義的腹部。

黃子義被推得踉蹌往後退了幾步。

“你做什麼?!”

“知不知道我這件衣服多少錢?

這可是高階私人訂製的衣服!”

“弄壞了,你打一輩子工都賠不起!”

黃子義低頭看著自己被推搡變得有些皺巴巴的衣服,怒罵道。

“黃先生,你若是有廢話的功夫,我建議你還是趕緊去廁所。

廁所就在路口往右,再往左,再往左,再首行兩百米的地方。”

“你現在去的話,還來得及。”

顧安好心提醒。

“你說什麼.......”黃子義眉頭緊皺露出不解。

還未等他說完,他的肚子突然咕嚕嚕的叫起來。

扭曲般的疼痛從腹部升起,他感覺自己的腸子似乎打結般劇痛,一股熱流往下流竄。

他麵色钜變,一手按著腹部,夾緊了雙腿,顫顫巍巍的抬起手指著顧安,“你.......你對我做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