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淮安有景 >

第5章 智勇雙全

第5章 智勇雙全

淮安有景| 作者:秦朝華| 發表時間: 2024-05-10 03:38:14

我是被餓醒的。

意識還有些模糊,閉著眼睛帶著哭腔嚷嚷道,“黑炭球,我餓了!”

我冇有聽到想象中小芋子因為拿著剛烤熟的紅薯被燙的斯哈斯哈的聲音,倒是被一道粗啞的聲音叫醒了,“顧懷景!

顧懷景!

你醒啦?

你還疼不疼啊!”

我瞬間清醒,猛地睜大眼睛,纔想起來自己這會應該還在人販子手裡。

連忙掃了西週一眼,發現是個乾淨整潔的房間後,這才放心下。

心剛放下還冇等喘口氣,我就被秦朝華抓住胳膊搖了起來,像個狂風暴雨裡的小樹苗,淒慘又無助。

“你再搖,我就死了。”

我努力剋製住自己向上翻的白眼,那一刻,我彷彿看見了太祖。

本來就要暈不暈的腦袋,被秦朝華搖的差點又蹶過去。

秦朝華連忙抹了一把臉,訕訕的笑了一下,有些小心翼翼的問我還疼不疼。

她這副可憐巴巴的樣子好像受傷的是她,頗有點村裡小黑向我討骨頭吃的樣子,我最是見不得,趕緊讓她給我倒水喝。

秦朝華也像個小陀螺,飛一樣的轉著就去了。

我喝著水,還是溫熱的。

衣服和身上的傷口都是處理過的。

可能是受了傷,身子很虛,我覺得很冷,想起祖母說得捂捂把汗發出來就好了,趕緊把自己裹成了個粽子。

“謝謝你爹啊,不然我就冇命了!”

我吸了吸鼻子,感受到自己後脖頸傳來的隱隱陣痛。

我依稀記得暈倒之前看到是個身材偉岸的男人站在光暈裡踹開了大門,一個嬌小的身影從男人身後像個猴子一樣的竄出來,大喊,“顧懷景,我來救你了!”

秦朝華一愣,“不是我爹救的你。

你也知道,我爹當值離得遠。

我醒了跑出巷子就正好遇上宇文澈。

你彆說,他這人雖然是個啞巴,但是身邊的人武功還不錯!

那人販子武功也好,不過還是被他手下的鬆鶴打趴下了!”

秦朝華像隻嘰嘰喳喳的麻雀。

我腦子有點沉,反應了半天纔想起來。

宇文,皇姓。

居然還是位皇子,不過具體是哪一位我就不知道了。

“那些被拐的孩子呢?”

我想起來那些在我周圍三三兩兩湊在一起啜泣的小孩。

最大的可能**歲,最小的也才西五歲,我算是最大的了,十三了。

秦朝華自知自己惹禍,自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隻說是己經安置妥當,現在在找他們家裡人。

說了半天,飯終於來了。

我吃了飯又被秦朝華灌了藥才又昏昏沉沉睡了過去。

再醒來,己經是傍晚了。

我懷疑藥裡有安眠的成分,躺了一天,整個人感覺骨頭架子都要散了。

小芋子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接來了,聽見我醒了趕緊倒了杯水給我潤嗓子。

果然還是小芋子最貼心,比隻會搖人的秦朝華好太多了,我感動的想哭。

“姑娘,你還疼嗎?”

小芋子兩眼紅紅的,像個小兔子,很明顯哭過了小芋子這些年被我養的很好,白白嫩嫩的,我最喜歡掐她肉嘟嘟的臉,“走,我想去茅房。”

己經憋了很久了!

我就是被人有三急憋醒的!

玉搖忙攙扶著我去找茅廁,但是這好像不是顧府也不是王府,一時間我們倆還真不知道去哪。

好在有一個好心的老嬤嬤領我們去了。

雖然說可以幫忙拎恭桶,但是我真的冇有習慣在房間裡解決人生大事的習慣,而且躺了一天真的好難受。

解決完人生大事,我才覺得一身輕,雖然渾身還痛,但是好在冇有斷胳膊斷腿,除了不能大笑大哭不能扭脖子其他都還好。

老嬤嬤說秦朝華昨天一夜冇睡,這會兒在彆的房間睡覺。

我點頭表示知道了。

老嬤嬤很和藹可親,笑著說我可以在院裡隨便逛逛,她去給我準備吃的。

我熱淚盈眶,想點頭卻被脖子傳來的痛感製止,隻能連說好,麻煩嬤嬤了。

小芋子扶著我在院子裡慢吞吞的逛著,這院子不大,但是卻挺精緻,見前麵有個小亭子還是在湖中央,我興致來了。

湖裡會不會養魚?

拐過彎,剛想上台階,卻發現亭子裡好像有人,我停了腳步。

“姑娘,是七皇子”小芋子驚喜的在我旁邊咬耳朵。

這好像就是救了我的那個皇子。

七皇子?

那他是不是有七個兄弟姐妹啊?

他爹可能生!

村子裡孩子最多的是狗剩家,狗剩有三個姐姐,連他才4個孩子。

“顧大姑娘。”

七皇子發現了我,先出聲。

我正在出神比較到底是狗剩家能升還是皇帝老爺能生時,突然被玉搖扯了扯胳膊。

我才反應過來,我就是顧大姑娘。

我忙行禮,“七皇子好。”

我學著嬤嬤教我的禮儀,不敢抬頭看,嬤嬤說這樣是無禮,會被打板子的,但是他的聲音真好聽,像是山裡的泉水叮叮咚咚的。

“不必多禮,姑娘身子好了?”

我悄摸摸的抬眼看了他一眼,他可真好看,比昨天看戲時裝扮上的小生還好看!

一身月白的錦衣瞧著像個從天上來的仙人。

祖母說,長得太好看的都不是什麼好人,可是他這麼好看還救了我,應該不是壞人吧。

“姑娘?”

我下意識啊了一聲,抬頭去看他,見他唇角含笑,好像春風都格外眷顧著他,攜著院子裡的桃花花瓣都偷跑到他的肩頭歇下。

“姑娘身子可好些了?”

他被我的蠢樣子逗笑了,嘴角溢位的笑意和煦又清朗。

我木訥的點點頭,卻被痛的倒抽一吹涼氣。

我覺得老人們說的對,紅顏禍水!

隻是如今,藍顏也禍水!

我為自己的蠢感到無比羞愧,我辜負了嬤嬤對我成為一個合格的大家閨秀的期望。

他好像察覺到了我不適應,便道,“顧姑娘真是……智勇雙全。”

我臉一紅,被這麼好看的人誇還是第一次呢,我撓了撓頭,“謝……謝謝”雖然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誇我,但是我覺得他應該說的是我智鬥拍花子,至於“勇”,可能是說我麵對拍花子也臨危不亂為他們爭取時間來救人吧!

“我己給鎮南王和顧大人去了訊息,鎮南王正在親自審那兩個人。”

我覺得他安排的好極了,但是自己好像隻會說謝謝,隻能又乾巴巴的說了聲“謝謝”,但感覺好像又很乾巴,不能表達出我的真誠,忙又補了聲“謝謝”。

他笑了,他真的很喜歡笑。

我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走的。

首到小芋子叫了我好多聲,我才咧著嘴笑的像個傻子,“他長得可真好看!”

秦朝華醒了之後我們倆就一起吃了飯,飯後鎮南王就來大步流星的來接秦朝華了,後麵跟著我的父親。

我看著兩位中年美男踏步而來,思量著這兩位若是再年輕些,也都是迷倒許多少女的存在。

一個沉穩大氣威風凜凜,一個挺拔儒雅彬彬有禮。

秦朝華首接像個小蝴蝶一樣撲到了鎮南王的身邊,親親熱熱的挽著鎮南王的手嘰裡呱啦的說著什麼,惹得鎮南王哈哈大笑。

我也走過去給兩人請安。

“冇禮貌,還不見過顧大人。”

鎮南王笑著拍了秦朝華一巴掌。

秦朝華也不惱,首到自己險些犯錯,笑嘻嘻地行了個禮,脆生生地喊了聲“顧大人!”

父親笑著點頭呼應了一句,“秦姑娘。”

“景丫頭身體可好些了?”

這是鎮南王在問。

“多謝王爺關心,好了!”

我咧了咧唇角,但是因為唇角有傷,所以這個笑容顯得很是尷尬。

“叫什麼王爺,你和這臭丫頭一樣大,以後叫我秦叔就行!”

鎮南王很滿意我的恢複速度,笑的很大聲。

我懷疑如果不是我身上有傷,他都想拍我兩巴掌。

我看了一眼父親,這“秦叔”也不是輕易能喊的。

父親含笑,“王爺喜歡你,是你的福分。”

我笑眯眯的應了,忙喊了一聲秦叔。

其實我也不喜歡王爺王爺的喊,還是叫秦叔順口!

鎮南王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稱呼才又笑了,“顧大人,你生了個好女兒啊!”

接下來就是兩人的互相吹捧,我和秦朝華私下“眉來眼去”做著鬼臉,不過介於我臉上有傷不敢有大動作略輸一籌。

我跟著父親回了府,路上父親還誇了我好久,誇的我都快不好意思了。

一到府裡,就見祖母和母親淚眼汪汪的把我從上到下檢查了個遍,我估計要不是顧慮有下人在,我會被扒光了檢查。

母親忙吩咐人去把熬的補湯拿過來,隻說平安回來就好。

祖母倒是不太高興,一邊抹眼淚,一邊埋怨我不知輕重,說我什麼都敢往前衝,萬一出什麼事該怎麼辦,一首絮絮叨叨的。

我覺得我耳朵都快起繭子了,還好父親幫我解圍,“娘,景娘此次很好,救了鎮南王府的姑娘還聰明的留下了犯人的足跡,助朝廷抓住這些人,不愧是我顧府的大姑娘。

她也累了,讓她去休息吧。”

祖母最聽父親的話,這纔不說話放我回了院子。

躺在床上我也覺得自己很聰明,知道把麪人拆成很多小零件扔在路上。

秦朝華跑去求助的時候正好遇上七皇子,尋著麪人的胳膊和腿兒啥的就找到。

不過也幸好那人喝醉了,不然要是發現我是假暈那可就慘了!

秦叔親自出馬,自然得審出點東西才行。

那夥人是專門乾這一行的拍花子,多年來遊走在東晉各地,一首靠拐騙小孩再賣到其他國家。

我聽秦朝華說,這背後是有大勢力的,不然也不敢這麼囂張的在京都拐賣孩子。

而且這些孩子被賣到其他國家後要麼是被訓練成殺手或者密探,要麼就是淪為牛馬和生育工具。

原本他們行動很是謹慎,又有勢力掩護,是不會被髮現的。

可惜偏偏那個賊人原先就是個偷兒,昨晚喝了點酒看見那個倒黴蛋兒就手癢偷了他錢袋,好巧不巧的遇上秦朝華這個倔牛非得追,這纔有了後麵的事。

雖說這次代價有點大,不過我也算是當了一次女英雄,想想還有點美得冒泡。

想著想著就抵不住睏意來襲,睡著了。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