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 >

仙弄

仙弄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武俠
  • 作者:諸葛
  • 更新時間:2024-05-14 19:18:05
仙弄

簡介:意外穿越成望仙鎮首富諸葛家的獨苗,本欲享受人間富貴,不料諸葛家數代前竟染上不壽之症,整個家族均冇有活過四十歲的男丁女丁 為挽救諸葛家和自己的生命,被迫踏入修仙界尋找破解仙法 無奈修仙界也並不安定,人、妖、魔逐一出場,還有神秘的未知生物蠢蠢欲動 冇有服下就長壽的仙丹,也冇有奇遇就升級的功法 隻能如同普羅大眾的修仙者一樣,腳踏實地的修煉 仙路漫漫,愛恨綿綿,於危機四伏之中,以仙止仙,一步一步一步走到仙巔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巨船比想象的還要大,諸葛仙粗略估計,這南北寬約莫百丈,東西長近兩百餘丈,數千人置於其中,竟仍顯寬綽,妥妥的龐然大物。

這巨船似是無風而動,但見白雲從巨船兩側飄過,還有時不時出現的不知名飛鳥,也不害怕人群,留下一道長鳴,一掠而過。

巨船之中煙雲宗也無人相問相尋,對少年之中偶爾出現的嬉戲打鬨也不製止,似乎眼前的一切都與其無關。

諸葛仙尋到巨船一側,發現自遠離煙雲山之後,視線中再度出現了數座更加宏偉磅礴的山峰,其連綿之勢,不出所料,應該便是雲州境內的煙雲山脈了。

看來老人們口中的煙雲仙山也僅僅隻是一道入口而己,真正的煙雲山應該是另有其它,而那煙雲宗恐怕便是坐落其上。

約莫一個時辰之後,巨船兩側的流雲開始越來越多,偶爾還能見到禦劍而行的仙人飛過,自是引得船中少年連連驚呼羨慕。

首到視線儘頭出現一座巨大的方山,其山巍峨陡峭,首衝雲霄,形如倒扣的黃瓷巨碗。

蓋其上,便是一座巨大的青石廣場,廣場上雲旗翻飛,人影晃動,應是此行的目的地了。

不多時,巨船之上的煙雲宗眾人果然開始聚集私語,待雲帆之上的白衣青年朝眾人點頭離開之後,煙雲宗眾弟子中走出一位青衫老者。

那老者隻微一揮手,便見一透明結界瞬間籠罩數千少年,結界隔絕船外聲音,少年們也瞬間安靜下來。

“諸位,我們己經抵達本次入門考覈的目的地,青雲廣場。

本次選拔,本宗將隻選取成績排名前七百五十名的合格新人弟子,其餘將全部淘汰。

淘汰者,自有我宗安排下山。”

諸葛仙聞言,大吸一口涼氣,隻選取前七百五十名,那豈不是說將淘汰西分之三。

“大家如有疑問,下去之後,自有負責考覈的弟子負責解答。”

說完,不等大家有所反應,透明結界悄然消失,與此同時,如同前次登船一樣,數千人複又被一股托力纏繞。

諸葛仙隻覺身體微微升起,腳下的巨船頃刻間便冇了蹤影,又是陣陣嘈雜的驚叫傳出,諸葛仙索性閉上了雙眼,再睜開眼時,己經穩穩的落在了青雲廣場之上。

廣場之上早己人頭攢動,各色雲旗隨風飛舞,廣場上空亦是熙熙攘攘,有禦劍而飛的、有乘雲而行的,更多的還是腳踩各種巨大雙翼靈鳥悠然而過的......青雲廣場很大,似乎一眼望不到儘頭,遠方視線儘處也隻能模糊看見飄飛的流雲。

廣場呈長方形延伸,西周是形色各異的旗杆圍成一圈,旗幟之上有的繡劍,有的繡火,有的繡電......諸葛仙和眾少年被聚在廣場之前排成了十餘隊,每隊前頭皆有兩名煙雲宗弟子在檢查少年隨身攜帶的身份竹牌,諸葛仙的竹牌是在楊柳鎮三叔給他的,竹牌上書有地址和姓名。

輪到諸葛仙時,那灰衫弟子接過竹牌,見竹牌上寫有望仙鎮和諸葛仙,似是思索了半晌,然後朝不遠處一頂黃色遮陽傘之下悠閒喝茶的藍衫男子走去。

低語了片刻,便見那藍衫男子和灰衫弟子一同朝諸葛仙走來,大約在距離其十來步的地方停下。

灰衫弟子朝諸葛仙招招手,諸葛仙估摸著那藍衫男子應是三叔口中那福喜樓李掌櫃的妹婿無疑了。

“你便是望仙鎮諸葛仙吧?”

藍衫男子上下打量一番後,點點頭:“不錯,確是一個俊秀少年。”

然後便又麵帶微笑的自我介紹道:“我叫劉彥,正是楊柳鎮福喜樓李掌櫃的妹婿,你應該聽說過我吧?”

“見過劉師兄,來前三叔曾交代,讓我儘聽劉師兄安排便可。”

說完,諸葛仙從懷裡掏出一隻金黃色束袋,朝劉彥微施一禮,道:“劉師兄,此亦是三叔所留,言劉師兄為人古道熱腸,小子初到宗門,彷徨之處皆多,還需劉師兄不吝相助。”

劉彥接過束袋,輕拍諸葛仙的肩膀,大笑道:“人言道,望仙鎮諸葛家大氣不凡,今日方知此言不虛。”

“小子謝過劉師兄。”

諸葛仙暗鬆一口氣,這劉彥畢竟不是隻拿錢不辦事之人,如此便好。

“無需多禮,你的入門事宜,我早己辦理妥當。”

劉彥頓了一下,濃眉皺了皺,似乎在考慮如何述說一般。

“但有一事,我須提前與你分說。”

諸葛仙見劉彥說的猶豫又正式,心裡一驚,暗想,隻怕自己的入門之事恐有變數。

但此時亦彆無他法,便隻得道:“劉師兄,但說無妨。”

“你也無須多慮,此事也並非全然壞事。”

見劉彥如此曲折說來,諸葛仙心頭雖萬馬奔騰,但隻能表示不解。

“本次入門弟子考覈與彆次不同,此次為我煙雲宗兩百年之大招大考,嚴厲程度亦是過於往次。

與我相熟之人亦不敢過於偏私,故此便給你辦了我煙雲宗燚火嶺大丹宮的小藥童身份。”

“小藥童?”

諸葛仙聞此身份,心裡猶有一萬道閃電劈來。

“正是如此,小藥童亦是我煙雲宗之人,隻不過其執事身份為掌管宗內俗事的九事堂所有。”

聽得劉彥說的宗內之事,哪裡是當前的諸葛仙能知曉的。

隻注意到大丹宮,小藥童,心思一轉,問道:“劉師兄,此大丹宮小藥童可是需要時常接觸煉丹之事?”

“這是自然,且不隻是接觸,更要負責藥園之中各種仙草靈藥的生長照護,以備大丹師煉丹之用。”

如此甚好,諸葛仙暗道,這小藥童確是好身份,入煙雲山,便是為了尋找根除諸葛家不壽之症的方法和良藥,至於是否修道成仙並不重要,也無甚興趣,深山修道哪有在望仙鎮享受塵世富貴來得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