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綜武俠:玉龍山莊

綜武俠:玉龍山莊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簫寒
  • 更新時間:2024-05-14 19:15:21
綜武俠:玉龍山莊

簡介:新作品出爐,歡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說閱讀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夠喜歡,你們的關注是我寫作的動力,我會努力講好每個故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酒後高歌且放狂,門前閒事莫思量。

猶嫌小戶長先醒,不得多時住醉鄉”上官俞手持酒杯飲下,吟出此詩。

“上官兄,恐怕朝廷不會讓你隱退,你也放不下手上權力”對麵的白衣少年同樣飲下酒杯悠然說道。

上官俞嘿嘿一笑,臉上帶著稍許醉意。

“簫兄,我跟你說— —”上官俞起身話剛出口,隻聽見“哐”的一聲,門被推開。

隻見門外站著一人衣著樸素,穿著一件灰色長袍,腳踩一雙黑色布鞋,一股清雅之風。

這人舉手道“不知在下可否討杯酒水喝”“放肆”上官俞大喝一聲,揮手將手中酒杯打出首奔此人胸前打去。

那酒杯飛至此人一尺之處難進分毫,抬手接下酒杯一飲而儘“好酒”,漫步行至桌前坐下,將酒杯遞還給上官俞。

上官俞一個先天初期的高手近乎全力的攻擊下,竟然輕鬆化解,酒水一滴未灑。

簫寒自問做不到這一點,上官俞更是知道自己剛纔一擊的力量是何等的實力。

“不知前輩如何稱呼?”

簫寒拱手問道。

“不敢當此前輩二字,鄙人諸葛傾,隻是討口飯吃的說書人而己,初登貴地拜個碼頭還請簫莊主和上官指揮使多多包涵照顧”“以先生的實力恐怕本官和少莊主一起也未見得能夠占的上風,你用的著拜我們的碼頭”上官俞自嘲的笑道,邊指揮邊上的姑娘把酒杯倒滿。

“豈敢,豈敢,鄙人隻是個文弱書生而己,隻是靠這祖傳護身法寶才勉強擋住大人的氣勁攻擊”說著從袖中取出一把紙扇,內藏紋路玄機一看絕非凡品。

“既然先生以說書為藝,那請先生來上一段,若可,在下可承諾先生在這錢塘城中任意一家酒樓茶舍登台”簫寒轉身說道“那就伺候兩位以及酒樓的客人一段”諸葛傾起身說到。

“來人支會酒店的管事立刻安排諸葛先生登台”“是,少莊主”……片刻後“簫兄你信這個諸葛傾隻是個說書的先生嗎?”

上官俞轉身對簫寒問道“上官兄可知那兩個月前,一段青城秘史紅及川蜀的那位嗎,就是他,但恐怕這個人不隻是個說書先生這麼簡單,且看吧”上官俞還想說些什麼可又嚥了下去,一起看向了那正中間的台閣。

……“無上甚微妙法,百上千劫難遭遇,我今聞得受持,願解如來真意”“今天咱來一段七俠傳”“話說大乾347年,張家界,以黑心虎為首的魔教放火燒山,荼毒生靈”“企圖抓森林之靈獸麒麟,妄圖借喝麒麟的熱血以增強內力,稱霸武林”。

整個酒樓迴盪著諸葛傾的聲音,張口抬手之間彰顯的魅力。

麵前一張小桌,桌上一本清茶,一塊醒目,一塊絲巾。

手持一把紙扇,臉上變換著表情,似有一種魔力。

酒樓的樓上大廳坐滿了人,酒樓包間窗戶打開齊齊注視的台上。

台上諸葛傾言辭絕妙、言之有物在台上侃侃而談。

隨著諸葛傾口中的故事展開,所有的聽眾都如身臨其境一般沉醉於這故事之中。

一場血戰,虹貓的父親終因寡不敵眾,英勇犧牲。

虹貓少俠謹遵父親遺命,尋找另外六俠傳人七劍合璧才能打敗黑心虎。

“虹貓能不能逃出魔教的包圍逃出去”“虹貓如何找尋另外六俠傳人”“又將發生如何驚心動魄的故事”“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話音落,酒樓中的眾人才從故事裡走出,響起熱烈的掌聲。

每個人都顯著意猶未儘的表情掌聲落下就聽見台下喊道“再來一段,再來一段此起彼伏。

諸葛傾站起紙扇輕搖道:“諸位安靜,諸位安靜,鄙人今後都會在此說書,若是諸位喜歡三日後還是此處,鄙人為諸位解惑。”

話罷,酒樓管事上前低聲說道:“先生,少莊主請先生移步樓上談話”諸葛傾收起醒目、絲巾拿起紙扇隨管事回到雅間。

坐罷,護衛隨從儘自退去,此刻房間內隻剩下三人。

“上官大人、少莊主可對鄙人剛纔的書滿意”諸葛傾端起酒壺斟滿酒杯對著二人笑道。

“先生大才,書且實理,怎能不滿”上官俞嘿嘿笑道。

“青城山現在在追殺先生吧,得罪青城山保下先生,與我何利啊”簫寒看向諸葛傾笑道。

“不出意外,朝廷的詔書三日內就會到,到時上官大人會升任錢塘知府兼錢塘兵馬都指揮使掛三品銜。”

“西皇子也會進封親王爵位,上官大人未來可期啊。”

諸葛傾自顧斟滿一杯,手拿紙扇看向上官俞不緊不慢道。

扭頭看向簫寒,飲下杯酒言道。

“老莊主雲遊十載,江湖上可謂銷聲匿跡,無人知道老莊主的資訊,恐怕江湖上一些心懷叵測者要對玉龍山莊動手了吧”“不知少莊主可知在著錢塘城內,就有一股新興的勢力鬢狼門背後就有這些勢力的影子。”

“少莊主即便不因為鄙人得罪川蜀的勢力,難道青城、峨眉、唐門、川蜀西十八寨就不會對玉龍山莊出手了嗎?”

“相反留下在下,正好可以震懾這些相吞併玉龍山莊的勢力,讓他們有所忌憚。”

“少莊主不妨考慮一下鄙人所說的有冇有道理”“啪嚓”一聲聲響隻見簫寒手中酒杯應聲而斷,眼神中露出一股殺意。

“諸葛先生的來曆恐怕也不簡單吧,不知諸葛先生又意欲何為背後又是那股勢力?”

聞言諸葛傾微微一笑。

“鄙人來曆冇什麼稀奇之處,隻是芸芸眾生的一員罷了,背後也冇有什麼勢力”“隻是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點秘密,就像我不問少莊主老莊主到底去了何方,也不問上官大人西皇子和少莊主合作的目的。”

“兩位隻要知道諸葛傾絕對不會與二位為敵即可。”

“西皇子結交簫兄完全就是協商、意氣相投,有何目的不可胡說。”

上官俞緊跟道。

“最好如此,你可以留下說書,但是若是讓本少知道你有任何不軌之處,我不介意讓你永遠留在錢塘。”

說罷、起身頭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恭送少莊主”諸葛傾在後笑著喊道。

上官俞眯著眼睛看著諸葛傾的諂媚,竟是一絲也看不透這個諸葛傾。